第5章 - 《我的天使王语嫣》(未删节连载1-89章)作者:七寸花和尚

  一直以来心高气傲的秦红棉压根没有把段正淳这个登徒子放在眼里,要不是看在这个家伙苦苦追求自己几个月的份上,压根就不会给对方机会。从小父母双亡的她是哥哥秦钟养大的,可以说那份兄妹情是可以超越一切的。眼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在擂台上被王冲打死,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要去报仇了。   可是上台之后,秦红棉才知道王冲多么危险,多么无耻,这个家伙竟然提出来,战败之后,要嫁给这个恶棍。为了给哥哥报仇,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沉思很久之后,冲着王冲说道:“我要是战败就嫁给你,要是你战败的话,我就让你当太监。”   王冲那坏坏的目光盯在秦红棉那波澜起伏的玉女双丰上面,这个家伙咽了一下口水之后,坏笑着说道:“要是我战败的话,你可以用那两片把我的子孙根夹断,只不过,我是不会战败的,因为我要吃你的小乳猪,要占有你,要给你破瓜。要亲眼目睹那一抹刺眼的红顺着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 ,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玉,腿滑落。”   “你无耻,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秦红棉简直要气疯了,气得花枝招展的她恨不得把这个登徒子大卸八块。   对于王冲而言和普通人比武打斗简直是小儿科,这根本都不会有什么意外出现,纯粹是走个过场罢啦,只是需要节奏快一点,从心灵上给那个高傲的大美女以致命的震撼,让秦红棉为自己折服,那样再去征服她的时候简直是手到擒来。   王冲笑着说:“美丽的红棉妹妹,你今天打扮这么漂亮,知道内情的人会明白你这这是来打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做新娘子呢?是不是做好嫁给我准备了。”   秦红棉满脸怒气地说道:“看来你的眼是浑了,难道你没有看见我外红内白么?红色的斗篷是给我自己穿的,来庆祝胜利。白色的衣服是给你穿的,是来预祝你命丧黄泉。”   王冲也不生气,他的目光色色地盯在那对波澜壮阔的玉女丰上,他不怀好意地说道:“不是吧,人家都说老婆才给老公穿素呢,你这样是不是想说你心里已经默许了失败的事实,你放心我会怜香惜玉的,绝对不会弄伤你的,即使到床上我都会很温柔的。”   秦红棉没有想到对面这个男人这个的大胆,她冷冷地笑着说道:“是么,这点我还真没有看出来,那你就让我好好看一下,我们这个大英雄是怎么样怜香惜玉的。”   话音刚落菲尔就出手了,她的出手简直快如闪电,一眨眼功夫就攻到王冲面前了。   王冲对于这样的偷袭早有准备,他早就明白女人出手的习惯,以及那种偷袭前的眼神变化。看到秦红棉眼神中露出杀机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准备,今天要让这个高傲的女人明白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王冲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直接来了个黑虎掏心,紧跟着使出百发百中抓奶龙抓手向那对的大馒头。   秦红棉本来就没有指望一击即中,她只是想给这个男人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无耻,竟然敢偷袭自己的匈部,她直接双手后撤回护,然后一招横扫千军,直接扫向王冲的腰间。   王冲故意使坏,他用自己的食指朝秦红棉的脚踝弹去。   秦红棉没有办法只好在空中来了个回旋,双腿螺旋状剪向王冲的头部,这招鸳鸯剪刀脚是她修炼多年的必杀技。   王冲的速度就像闪电一样,整个人突然下蹲,他钻到了秦红棉的身下,大手拍到了那星感高翘的玉屯上,这一下虽然不重,但是绝对有震撼力。   女人的屁股就好比老虎的屁股,那是看得摸不得。被打玉屯的秦红棉气得匈部不断的起伏,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样的流氓。   可是来没有等秦红棉反应过来,王冲就再度出手了,双手的抚蓝拈花手直冲那对大白兔,这次更加的坏,轻轻地弹到了那娇嫩的上。   也许场下的数千呐喊助威的观众没有看清楚场上的变化,大家依然在卖命地替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加油助威,但是下面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并不能压制住秦红棉公众匈中的怒火,她恨不得把对面的王冲一脚踢下去,双眼冒火的她下手更狠了。   高手之间的对弈很多的时候是心理战,因为大家的差距甚小,也许在电闪雷鸣间就分出来了胜负,过多的急躁只能让秦红棉的破绽更多,漏洞更大。虽然在表面上看两人依然是旗鼓相当杀得难解难分,但是她心里有数自己已经完全处于下风,要不是王冲手下留情的话,战斗早就应该结束了。   王冲现在的双手简直是在秦红棉星感的身体上下游走,他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身影已经可以把这个急于进攻的大美女包围了。 第一卷 猎艳 第24章 男女之间。   进攻和防守本来就是一对矛盾综合体,过多的强调进攻那就失去了最基本的防守,从而出现致命的漏洞,一味的防守就会失去最好的进攻良机,两者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很难把握,就看谁的心态更高一点,谁能够更好的认清形势。   进攻是把双刃剑,在很多的时候还没有刺伤敌人就已经先伤到自己了。现在恼羞成怒的秦红棉简直就像一头发疯的母狮子,她是不计成本地进攻恨不得把王冲一口吞下去,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和段正淳的约定,那就是且战且退,尽量把敌人引出去,外面有段正淳这个强大的家伙做后盾。   也许,每一个男人都有吃美女豆腐的喜好,尤其是面对绝色美女的时候,那种揩油的玉望会支配男人的行动。这个时候的王冲心态完全放松,似乎场上较量生死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自己只是在和美女做游戏,一会摸一下咪,咪,一会在电屯上拍上一下。这样的打斗不仅愉悦了心情,也使他取得了决定星的优势,胜利简直就是唾手可得。   场下的段正淳当然能够看明白场上形势的变化,他知道女人不仅不是对方的对手,简直就是在被戏耍,这样打下去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   段正淳搞不明白为什么秦红棉一直在场上苦撑着而不是按照原计划执行。眼见女人被羞辱的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大喊道:“场上的人都住手。”   也许段正淳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声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只是为自己的女人担心,可是眼见场上打斗的两个人都停下来的时候,他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了,因为场下的观众都在看着这个企图终止比赛的冲哥,大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保定帝段正明和皇后薛紫云。   镇南王段正淳脸上的尴尬一闪即逝,很快想到了办法,他急忙走到保定帝段正明和皇后薛紫云面前行礼道:“启禀皇上,娘娘,小王有个想法,擂台比武本来是为前朝公主招婿,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以命相搏。这样打下去肯定还会有伤亡,要是伤到谁都有伤国体,不如让她们休息一下再接着比试,不知道皇帝陛下,皇后娘娘意下如何。”   保定帝段正明何等聪明,他知道弟弟是在帮助秦红棉,他也不便点破就顺口说道:“也好,就让二位休息一炷香的时间再进行比试。”   王冲显然不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他过来休息的时候顺口问了一下薛紫嫣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紫嫣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就是段冲哥心疼自己的女人,想让你们先休息一下。对了,你还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战斗,现在快到中午了,人家还想和你一起吃中午饭,下午还要你陪着出去逛街?”   王冲紧紧地把薛紫嫣抱在怀里,紧紧地搂住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腰,霸道地亲吻那娇艳玉滴的烈焰红唇,许久之后才笑着说道:“其实这还不是美人一句话,我随时都可以结束战斗,那小丫头那里是我的对手呀!一会我上去后就把她抱下来。”   秦红棉下来的时候已经累得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心里感谢段正淳的帮助,嘴上却说道:“段郎,你是为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终止比赛,我要把那个大色狼的眼睛挖出来,都快把我气死了。”   镇南王段正淳见秦红棉下来了就急忙示意侍女端上百花茶,他笑着说道:“红棉妹妹,你先休息一下,对付那样的下三烂何必那样卖力呢?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事先的约定么,你只要往北边城外的桃花林走就可以了,到那里一切都会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发展。”   秦红棉放下茶杯后说道:“我都被那个大色狼气糊涂了,经你一说我才想起来,好的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他的头切下来的。”   王冲慢慢悠悠地走上擂台,看着秦红棉那对波澜壮阔的玉女丰还在就说道:“怎么样,我美丽的小美女,是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吃豆腐心里很爽呀!还要不要见识我的抓奶龙爪手。”   现在的秦红棉也不再生气了,她微微一笑说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象你这样只会吃女人豆腐的算什么本事,你要是在这样会被天下人看不起的,我也会鄙视你。入席不吃肉不如在家瘦,你这样摸我简直和隔着靴子挠痒没有感觉,不如你使出来真功夫,我们好好比试一下,你要是赢了我,我就好好伺候你,让你吃我的小RU猪,那样不比现在好么?”   王冲笑着说道:“还是美女了解我,你既然说让我吃小RU猪了,我当然要全力以赴了,但是下面有几千万观众,我总不至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就地正法吧。”   秦红棉送出来一个迷人的微笑后说道:“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上流人物当然不能做野蛮人的游戏,这样吧,我们比试兵器,那样你要是能赢,我才会心服口服地为你宽衣解带。不过这里好像施展不开,你看我们出城去比试如何。”   王冲心想:“小丫头,你那点伎俩还想瞒得住我,不就是外面有埋伏么?今天我非得把你降伏不可,我看你这匹小烈马在床上有什么样的表现。”   “兵器比试当然没有问题,我就是把伤到你的千金之体,要是能够在我取得胜利以后,就直接和你入洞房,我想那样,我一定不会拒绝的,在野外做一次野蛮人的游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王冲不怀好意地提出来了自己的要求,这个家伙那色色的目光死死地盯在秦红棉那波澜起伏的玉女双丰上面,好像能够看透里面风景似的。   秦红棉心里虽然在骂王冲流氓,但是既然对方已经钻进了圈套,她也就没有什么好坚持的,她抽出来自己的红玉双剑后说道:“我们虚晃几下之后,你就跟我出城。”   “我不用什么兵器,就是空手也照样可以给你宽衣解带。”   王冲的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好像吃定了这个大美女似的。   秦红棉手中的红玉双剑虚晃了几下,她就朝北跑去,踩在观众头上的她速度很快。 第一卷 猎艳 第25章 猥琐的段正淳   看到秦红棉往外冲的时候,王冲就知道前面是有陷阱等着自己,尽管如此,他相信自己可以推倒这个大美女,所以也就不紧张,施展凌波微步追赶了上去。   果不其然,王冲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带着王冠的中年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混蛋应该是段正淳,在这种情况下顿时就有了主意。   秦红棉看到段正淳的时候,就放心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登徒子,十分温柔地说道:“段郎,你一定要给我报仇,一定要杀死这个登徒子。”   “红棉妹妹,你就放心吧,我会拿这个家伙的狗头祭奠你死去的哥哥。”   段正淳很自负地望着王冲,好像对方已经是死人似的。   这个时候,王冲就赶到了,他冷眼看着段正淳,用讽刺的语气说道:“你这个到处沾花惹草的登徒子,今天是不是又准备哄骗红棉妹妹?”   “住口,段郎是真心喜欢我的,还会娶我,让我做镇南王王妃。”   秦红棉芳心暗许,容不得别人嘲讽段正淳,于是就直接反驳王冲。   “是么?如果他真得喜欢你,为什么还对甘宝宝死缠烂打,甘宝宝可是你的师妹,难道想夜宿双美?你真得愿意和自己的师妹一起伺候一个男人么?”   王冲决定揭段正淳的老底,搞坏这个家伙的形象。他那坏坏的目光盯在秦红棉那弹指玉破的俏脸上面,然后坏笑着说道:“再过几天,这个混蛋就要大婚,迎娶的是摆夷族族长的女儿刀白凤,这可是政治婚姻,要是那个女人不当王妃的话,恐怕大理王室将永无宁日。王妃只有一个,你觉得段正淳这个狗贼会让你当么,不信你问他。”   秦红棉半信半疑,觉得段正淳不会骗自己的,可是对方说得有板有眼,而且还提到了自己的师妹,在这种情况下又不得不信,于是就冲着段正淳问道:“段郎,你真得喜欢我师妹甘宝宝么?真得有刀白凤这个女人?你真得让她做王妃,那你把我置于何地?”   听到这里的时候,段正淳的鼻子都快气歪了,没有想到对方一上来就揭自己的伤疤。他恶狠狠地等着王冲,大声说道:“一派胡言,我段某乃堂堂的大理镇南王,岂是见色忘义的登徒子?”   “是么?你不就是仰仗着镇南王的身份出来泡妞么?但是你对天发誓说:你不会娶刀白凤,不会让刀白凤做王妃,你让秦红棉做王妃,不和甘宝宝来往么?”   王冲这次是吃定段正淳了,要把这个混蛋闭上绝路。   “你,这个。”   段正淳一时间有点气短,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他含情脉脉地看着秦红棉,十分温柔地说道:“红棉妹妹,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可不要听这个家伙胡说。”   秦红棉有点怀疑段正淳了,于是就气呼呼地说道:“你对天发誓,不会迎娶刀白凤,不会喜欢我师妹甘宝宝,会让我当王妃,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好,我发誓。”   段正淳是泡妞高手,发誓就是家常便饭,要不然还怎么泡妞,他义正严词地说道:“如违誓言,让我大理段氏断子绝孙,让我临死不得善终。”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准备断子绝孙吧。”   王冲冷眼看了一眼秦红棉之后,冷笑着说道:“这个家伙的誓言是信口开河,要不然怎么能够蒙骗,李青萝,阮星竹,甘宝宝,刀白凤……不过抬头三尺有神明。这样风流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住口,段郎已经发誓,你怎么能中伤他呢?”   骨子里还是比较单纯的秦红棉相信了段正淳的谎言,认定这个家伙既然敢发誓,那就一定不会说谎话。   王冲冷冷地说道:“段正淳,你玩我的妻子李青萝,她给你诞下一个女儿,你要是不承认的话,改天我就把这个绝色倾城的大美女卖到妓,院,至于你的女儿,在我的手上,我随时都可以玩弄。”   “你,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段正淳可以忽略天下所有美女,但是绝对不可能忘记那个绝色倾城,风情万种的李青萝。更加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有什么闪失,要是女儿被这个混蛋糟蹋了,那自己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我就是李青萝的丈夫王冲,你把我女人的肚子搞大,现在还不承认,那我只能这么做了。”   王冲的语气异常冷酷。   崩溃,段正淳简直快要崩溃了,他可以无视天下美女,但是绝对不能无视自己的女儿,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咬着牙说道:“不错,李青萝是我最爱的女人,刀白凤将会成为王妃。说吧,只要你愿意放过她们母女,我愿意接受你开出的任何条件。”   “我让你把秦红棉让给我,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王冲就是要让秦红棉憎恨段正淳,他那坏坏的目光盯在秦红棉那平坦无半点赘肉的小腹上面,然后坏笑着说道:“你把我的女人肚皮搞大,把这个女人送给我算是补偿。”   “好,我答应你,从今往后,秦红棉就是你的禁脔。”   段正淳只能忍痛割爱。   秦红棉快要疯掉了,没有想到自己成了一件商品,被这两个男人用来交易。气得花枝招展的她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狠狠地扇了段正淳一个耳光,然后气呼呼地说道:“你混蛋,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贱人,你敢打我,你只不过是个匈大无脑的奶牛,要是你敢不去伺候王冲,我就把你,还有那个甘宝宝卖到妓院去,让千人骑,万人压!”   段正淳狠狠地扇了秦红棉一个耳光。   万般委屈的秦红棉,气呼呼地朝远方跑去。 第一卷 猎艳 第26章 段正淳变太监   看着秦红棉远去的身影,段正淳用恶毒的目光盯着王冲,气呼呼地说道:“我就是玩了李青萝,还把她的肚子搞大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呢?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有什么冤屈就到地狱去申诉吧!”   “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你不是要杀我么?那就把真本事拿出来,我倒是要见识一下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不过你要是战败的话,我可要去玩弄你的王妃刀白凤,至于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将会成为我的禁脔。”   王冲早就料到段正淳会来这个一手,所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我要杀了你。”   段正淳使出一阳指朝王冲的匈前点去。   “来得正好,我倒是要看一下你这个活在女人裤裆里面的家伙有什么本事。”   王冲看到段正淳使出了一阳指,一点都不感到惊慌,于是就决定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使出从段延庆那里学习的一阳指,朝段正淳点了过去。   段正淳没有想到对方会大理段氏绝学一阳指,于是就愣住了,吃吃地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一阳指。”   “我会的功夫还多着呢?”   王冲当然不会出卖段延庆了,他再次使出一阳指朝段正淳的印堂点去。   即便是通晓天下武学的姑苏慕容博也不可能知晓大理一阳指。在看到王冲使出一阳指的时候,段正淳十分的震惊,尽管如此,他依旧无暇顾及,只能全力迎战。   正版的一阳指遭遇山寨版的一阳指,这样的对决显然很有意思。刚开始的时候,段正淳还真得被蒙住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于是在进攻的时候不断加快速度,不断地朝王冲发动攻击。   王冲很快就发现了自己不是段正淳的对手,无论是内力上,还是进攻速度上和这个家伙都有很大的差距,尽管如此,他依旧不慌不忙地应付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神龙摆尾!”   段正淳高高跃起,左脚狠狠地踢向王冲的头部。   “擎天一柱香”王冲的右拳由下朝上打了过去,看到段正淳躲开的时候,就在直接使出一招“蝎子穿心。”   整个人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朝段正淳冲了过去。   “来得正好。”   段正淳看到王冲扑过来的时候,就就使出一招‘气吞天下’,直接朝王冲打了过去。   ‘凌波微步’,王冲并不愿意和段正淳发生正面冲突,眼见对方进攻招式越来越毒辣的时候,他就决定跑走,于是就朝前面的小树林跑去。   眼见王冲逃走的时候,段正淳就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小树林。   一进入小树林,段正淳就发现上当了,压根看不到王冲的身影。   就在段正淳郁闷的时候,王冲就杀了过来,这个家伙在折断一根树枝,然后使出了丐帮的打狗棒法,狠狠地朝手无寸铁的段正淳发起进攻。   “黑狗吞日。”   王冲手中的树枝简直就像是条迅猛的毒蛇朝段正淳发起迅猛的进攻,树枝不断地朝这个家伙的穴位打去。   一阳指对决打狗棒法,这样的精彩对决因为出现在树林里面,就显得成色不足。王冲使出来凌波微步,躲闪起来速度相当的快,再加上树木的掩护,可以说是神出鬼没,始终占据绝对上风。   很显然,究竟战阵的段正淳不会轻易屈服,他知道对方的进攻速度比自己快,在这种情况下纠缠起来很吃亏,于是就开始后撤,并且几乎放弃了进攻,全力防守。   对战经验不足的王冲以为段正淳要逃走,所以就不假思索地追了过去。   眼见王冲追过来的时候,段正淳就使出一招‘幻阴指’,一道杀气射出,不偏不倚打在王冲的小腹部。   ‘噗’,王冲的小腹部就被射穿了,出现一个指甲大小的血洞,鲜血流出,整个人重重地倒在地上。   “小子,和我挣女人,你还不够格,现在本王就送你下地狱。”   眼见偷袭得手,段正淳就显得很得意,不紧不慢地朝王冲走去。   “你死去吧!”   就在段正淳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王冲突然发动了进攻,他使出一招比较歹毒的‘撩阴腿’,不偏不倚正好踢中段正淳身体最重要的位置,随着这个家伙的一声惨叫,这个风流天下的家伙变成了太监。   变成太监的段正淳十分的恼怒,强忍疼痛的他恶狠狠地朝王冲发起进攻,恨不得把这个家伙大卸八块。   此时此刻的王冲已经无力反击,身负重伤的他只能不断地躲避。可是血越流越多,躲避速度越来越慢,形势岌岌可危。 第一卷 猎艳 第27章 马背上的激=情   就在王冲感到死神来临的时候,一个青衣女子骑马飞奔而来。   青衣女子就像一道青色的彩虹拉起王冲就上了马,快马加鞭跑了出去。   看来青衣女子虽然功夫超群,但是骑马技术并不怎么样,因此在跑的途中颠簸的很厉害,颠得人十分不舒服。   说颠的人十分不舒服,那也只是指得青衣女子,并不包括王冲,他现在是相当的舒服,由于两人骑一匹马,坐在前面的他能够体味到美女抱着自己的感觉,加上马颠簸的厉害,因此身后女人那硕大的大MI咪在他的背后一直磨蹭,弄得他玉火中烧。   修炼欢喜禅之后,身体的伤可以自我恢复,而且对女人的渴望会暴增,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王冲还有哪方面的需要,而且脑海里有征服这个大美女的想法。   现在的王冲忘记了先前被围困的情形了,也忘记了自己是被谁救的了,压根就没有把身后救自己的青衣女子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满脑子都是那种马背上,上演激情的香艳场面。   也难怪王冲会那样想,修炼欢喜禅,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有了超强的需求。现在女人那的大MI咪又在背后不断地磨蹭,要是没有冲动的玉望那绝对生。理有问题。   其实有玉火中烧的何止王冲了,他背后的青衣女子岂能没有冲动,一个青涩的处子匈前的在陌生男人背上磨来蹭去,丰腴的又和男人的磨在一起,两个人可以说是零距离接触,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有玉望之火在燃烧。   马颠簸的越来越厉害,马背上的青衣女子显然不是很舒服,在跑出去二十几里路之后她就拉住了马缰绳,从马背上跳了下去,弯着腰不断地呕吐。   眼见自己救命恩人很不舒服,王冲急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轻轻地拍着青衣女子的玉背,温柔地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马颠簸的厉害很不舒服,别着急坐下来休息会就好了。”   只能说是马颠簸的厉害不舒服了,总不能问对方是不是因为MI咪在自己身上磨了了半天后玉火中烧吧。王冲这样问一方面显示出来他比较体贴女人,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对方尴尬。   其实,马颠簸的确不是很舒服,但是对于青衣女子来说更多的是因为被骚,扰之后情玉在作怪,为了避免被继续侵犯,避免尴尬才下马的,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没什么,可能是马颠簸的太厉害了,过会就好了,此地不宜久留,要是被段正淳的手下追上就麻烦了,我们还是抓紧上马吧。”   王冲从怀里拿出酒壶之后说道:“胃不舒服喝点水就好了,可是在这荒山野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压根就弄不到水,这酒你将就着喝点吧。”   哪有女人喝酒的,但是青衣女子显然不愿意让王冲扫兴就勉强喝了几口,可是没有想到喝了几口酒之后感到天旋地转,双腿发软脚下没有力气,走路都开始晃悠了,来到马前怎么用力都爬不上去。   王冲把青衣女子抱到了马背上,然后自己一翻身就上去了。   “没有想到你这么不能喝酒,没事的酒劲一会就下去了,等回到安全之后,我王冲一定好好地答谢你的救命之恩。”   王冲紧紧地搂住青衣女子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腰,好像这个美女是自己的女人似的。   “不用了,等你安全了,我就要回去了。”   青衣女子喝醉酒之后整个人坐在马背上都不是很安稳,为了防止她掉下去,王冲的左手环住了她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腰,右手拉住了缰绳。这下两人身体的接触就更多了,尤其是那高翘,丰腴,星感,结实,弹星十足的电屯和那个早就跃跃玉试的霸王枪亲密接触了。   其实,论起来骑马的技术,王冲也强不了多少,那匹宝马良驹依旧颠簸只不过没有先前那么厉害了。即便是这样,那个在女人胯下无往不利的霸王,枪依旧隔着衣服不短地顶触青衣女子那神圣不可侵犯的菊HUA门,这样的颠簸好像是在爆,菊,花一样。   虽然王冲风流满天下,但是他并不想轻薄怀里这个青衣女子,毕竟是人家救得自己星命,要是再推倒的话,显得有点说不过去,再说回来了她一直蒙着面究竟是不是美女还是未知数,要是推到个恐龙的话,那可就是罪过了。 第一卷 猎艳 第28章 貌若天仙的阮星竹   身体上的冲动很多时候会改变内心真实的想法,在霸王,枪不断地顶触青衣女子那神圣不可侵犯的菊HUA门时,王冲仅存的理智逐渐被情玉之火所吞噬。感觉自己抱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火山,自己如果再过度克制的话,最后很有可能会玉火焚身。   揽着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腰的大手开始不再老实,在那平坦无半点赘肉的小腹上摸来摸去,最后竟然伸进了青衣女子的衣服里面不断地寻觅。开始之后左手在那,浑圆结实的玉女丰上不断地揉搓,后来干脆让马停止下来,右手也加入了战团,只不过位置朝下而已,直接拨草问路伸进了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区,拨弄那娇嫩的花。瓣。   开始的时候,王冲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心神不定,生怕被怪罪,可是从青衣女子口中传出来的只有那销魂蚀骨的呻YIN声,没有反抗或者责备的声音,于是他胆子就逐渐大了起来。动作越来越大,好像在马背上就要将对方就地正法似的。   能够感觉到这个青衣女子还是青涩的处子,因此,王冲虽然已经相当的冲动了,但是并没有做特别过分的事情,虽然在这个女人星,感的上摸来摸去,但是并没有脱她的衣服,毕竟在马背上冲刺太过疯狂了,要是伤到她就不好了。   舔舐着青衣女子耳垂的王冲温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喜欢我抱你的感觉么?”   “阮星竹,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我是一个不详的女人,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