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姐妹让我爱
2019年8月19日
妹仅穿一袭薄裙,丰乳肥臀,细腰粉腿,隐隐约约,妙态横生。小妹自顾自地来到了洗手间,随手拉了一把门,却没有关牢。我凑身在门缝处,向内看去,只见小妹双手把裙子撩了起来,夹在腋下,便可看到浑圆的臀部包在半透明的尼龙三角裤下。然后小妹又双手把三角裤拉了下来,身子也顺势蹲了下去。我看到有一条水注直射到便池里,我看到了小妹的阴部,水注正从阴部的中间向外射出,激荡在便池之中,扬洒著“浙沥沥”的声音。小妹在撒尿时,双腿紧闭,一副自得其乐的感觉。小妹虽然年纪不大,却已长出了略见茂密的阴毛,大阴唇因為用力的缘故张开了一点点,隐然可见粉红色的嫩肉。过了两、三分鐘,水注消失了,小妹晃动了几下屁股,阴户内滴下了最后几滴尿水。正当她站起来穿三角裤的时候,我拍著手走了进去,直把她吓得又蹲了回去,两腿紧紧的夹著,并用两手抱著自己的双膝。我笑道:“奇观,真是奇观啊!小妹,我什麼都看见了”。“你――哥哥――”小妹只是急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我凑身上前,抱住她,吻了起来。小妹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却被我把舌头侵进了她的樱唇,纠缠著她的香舌,她又害怕伤害到我,不敢大力挣扎,一时之间,只被我吻的浑身发抖,没有了气力。我的手也趁著热吻,伸到她的背后,拉开了她睡裙的拉鍊,探手进去,松掉了她的乳罩。我把她的裙子从上向下褪落,吻著她裸露的光洁玉肩,并用手轻捏著她那敏感的小蓓蕾。小妹的乳房急剧起伏著,酥酥麻麻的快感从她的胸前延遍全身,两腿间也感觉痒了起来。“哥,哥哥!”她轻声唤著,双手紧紧地按住我的背部。我嗅著她身体的清香,一双手却是更加忙碌,把她身上仅存的那件三角裤也给扯了下去。[br]  我挤压著她在水池边缘,自己低下身子,把嘴唇贴在那迷人的神秘地带,狂热的吻著那茸茸密布的所在。小妹在战慄中挺起腰肢,喉咙里送出了淫哑的叫声“哎育!”随后,她双腿发软,整个娇躯成八字横陈在地板上。在小妹那一亩良田里,洋溢著奇特的水分。我埋首在那神秘之处,贪婪的嗅著香气,饥渴的吸舐著如泉般的淫水。小妹双手猛摇,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作甚麼,把一头秀发披散在脸颊上,嘴里吐著梦囈般的呻吟:“嗯,哥,唔,我,我受不了,哦!”我不抬头的吮吸著,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爱抚著,这可更加撩动了小妹的芳心,使得她的娇躯不住的扭来扭去。她已顾不得羞耻,把粉臀抬高,使得桃源洞口大开,让那最神秘无人探访过的地带毫无保留的对著我展现。我站起来,脱光了衣服。然后蹲下身子,拉著小妹的手让她去感受我的鸡巴所散发出来的炽热。小妹的乳房像个刚出土的冬笋,虽然胸脯现在发育的还不算大,可是坚挺而有弹性,全身雪白嫩滑,犹如上等丝绸,微红的乳晕形成强烈的性感。我低下头,她张开两片饱含著欲望的樱唇,吐出一声低沉的滴嚀。我的嘴唇贴上她的香唇,在她全身颤抖的那一剎,我伏上了她的身子。“嗯、嗯”她的玉臂用力的挽著我的颈,修长的两腿分开,焦灼的做著迎接。急切的,我手下移,想让龟头正能顶在洞口,哪知,她的手抢先一步,鸡巴早已落在她的玉手里。到了此刻,小妹仿佛已丢掉一切矜持,像是已经忍受了很久的样子。接触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热的鸡巴,小妹顿时玉手发抖,她怯生生的说道:“怎麼鸡巴原来这麼粗大啊?那我的小穴怎容的下?”她咬了咬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於下定决心,忍著恐惧,把龟头引导上了洞口。两片阴唇,带著灼热的气息贴紧了龟头,我先用龟头在阴道口徐徐地摩擦著,小妹怎能经受住这样的挑逗。不由大喘著气说道:“哥哥,不要整我了好吗?我受不了了!”我哈哈笑道:“好!哥哥不欺负你了,哥哥现在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她听了,不禁屏住呼吸,等待著我的衝击。她的那两片阴唇非常柔软,处女的她阴道又是那麼狭窄,淫水是恰到好处的湿润而不至於太过滑腻。我徐徐地把鸡巴推进,為了使我俩都充分的摩擦而增加快感,她拼命想抑制住自己不要太放浪,但是终还是忍不住急急的挺起了粉臀。鸡巴在我的下插,她的上挺之际,龟头狠狠的穿过了处女膜。骤然间,小妹大叫一声,身子急剧的发著抖,两腿紧紧的夹住了我,小腹急剧的起伏著,张大著嘴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来红艳的面庞也霎时变得煞白。好半晌,她才长出了一口气,声音发著颤的说道:“哎育餵,痛死我了!哥哥,我这下被你害惨了,怎麼会这麼痛啊!还说什麼享受,我不来了,快,快点抽出来!”初生牛犊的小妹,总算尝到了苦头,她不住声的说著,泪水也顺著脸庞流淌了下来。[br]  我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机会,岂能她叫我抽出就抽出,可是看到小妹眉头深皱,梨花带泪的模样,甚是招人怜爱,也不禁於心不忍再强行进入,於是便把嘴凑在她的耳边,轻声哄著:“好妹妹,你的处女膜已经破了,我就是抽出来你也会疼,何不忍耐一下,让我们一起尝尝那未曾有过的快感呢?”她看著我,两眼充满了疑问,说道:“哥哥,真有你说的那麼好吗?”我微笑著,用眼神鼓励著她,并说道:“是啊,要不然怎麼会有一句成语叫男欢女爱呢?讲的就是这件事啊,女人开始都会痛一下的,过去就是享受了”。小妹先是没有说话,咬著嘴唇想了一会儿,才颤声说道:“哥哥,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疼爱我啊!”我见她同意了,急忙又把鸡巴徐徐的推进。她紧张的浑身都冒著冷汗,直到龟头抵达终点,才松了一口气。我知道此时若马上抽送,必然又会让她觉得疼痛,為了要消除她那紧张的情绪,一方面也想要再度挑起她的欲火。於是我便摇摆著屁股,使著劲让龟头和内壁互相的摩擦著,同时也温柔的吻著她的香唇,把舌尖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纠缠著。过了几分鐘,我的行动已经收到了效果,她的泪水已乾,眼里也射出了勾人魂魄的眼神,时而发出荡人心神的呻吟,呼吸急促,下身也扭动起来,羞答答的说道:。哥哥,现在好多了,嗯,你想要怎麼做,我,我都会忍下来”。我双手按在她的双乳上,下身悬空,以双手和双脚尖支撑著自己身体的重量,就像是做俯卧撑一样,一起一伏,鸡巴一进一出的抽送著。鸡巴塞的她阴道饱胀而密不透气,阴唇也随著鸡巴的进出,翻起著。她一会儿“嗯、哼”著,一会儿又叫著“哎育,哦,舒服死了”。她的眼神呆滞,神魂早不知飞到了哪个国界,身体却自动随著我鸡巴的进出和下身提起下沉的动作,挺身迎合著,让我可以下下著实。我笑著看著她,手也不閒的在她身上到处揩油。“哥,真快活,太美妙了,唔,我以前真是太傻了,早知道会这麼痛快,我,我以前也就,也就让你插小穴了”。我听她叫得起劲,自己也更加带劲,便两手一捞,把她的双腿扛在自己肩上,这样我可以直截了当,大鸡巴可深抵阴户深处。她先是因為身体的扭痛而轻呼了一声,然后便欣然接受了这样的姿势,因為,她感受到了更直接的刺激。因為在地板上的缘故,我便决定速战速决,免得一番风流之后却得卧床不起,那可就闹了笑话了。於是便毫不停息地对著桃源洞做著连番攻击。室内一时之间,“卜滋!卜滋”的插穴声绵绵不绝,龟头顶在花蕊上,我又时而旋转著自己的臀部,真是有著说不出的痛快。小妹也扭动著屁股,娇喘徐徐的不停嚥著口水,香汗淋漓。忽然,她身子猛地向上弓起,双手紧抓住我的肩头,两眼翻白,大张著嘴,只有进的气,不见出的气,然后又大力吐出一口气,叫道:“哎呀,唔,小穴开花了,嗯……”我急忙更加狂插起来,挺起大鸡巴,毫不留情的每一下都洞穿直入,两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扳著她的肩膀固定著她的身子,让她不得乱动。[br]  我急忙屏住呼吸,感受著来自她身体内部的衝击。看著她已然是花顏惨淡的模样,再也经不起我大力的抽插,可是我却还是满腔战意,不禁苦笑不得。正在这时,因為室内比较安静的缘故,我忽然听得外面仿佛有人在急促的喘息。不由大声喝道:“谁?谁在外面?”先是没人应声,呼吸声也停不到了,我趴在小妹的身上留恋著这最后的温柔,也懒得起身去看,以為是自己听错了。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姐姐身披轻纱,满面怒气的走了进来,大声骂道:“你,你在作甚麼?”我不禁心里一惊,感觉很是羞愧,正待回答,却在一瞥之间,看到姐姐脸色緋红,正在极力平息著自己的气息,裙子的正中还有一滩很明显的污渍。不由心里一动,笑道:“好姐姐,你在外面偷听多久了”。却见姐姐怒目圆睁,一排玉齿咬著自己的下唇,只是一个劲的喘气,却是什麼话也没说。忽然,她猛地一提肩,然后再也忍不住,嘴尖一撇,笑了起来,一边有些幽怨的说道:“你啊!有了姐姐一个人还不够,為什麼还要来害小妹呢?”我急忙辩解道:“姐姐,怎能说我害小妹呢?我们快乐,应该让小妹一起参与啊!你听了半天,也听到小妹是多麼舒服了啊!”姐姐却冷冷的“哼”了一声,啐道:“是啊,你们都舒服了,也顾不得姐姐了!”我猛地拔起鸡巴,笑著跑到姐姐的身边,将鸡巴一颤一颤的说道:“谁说我忘记姐姐了,这不是正在等待著為姐姐服务嘛!”姐姐冷不防一下被羞骚了个满面通红,急切之下,转身就要出去,我怎能放过送上门来的美味。从后面一只手扯住她的一只臂膀,另一只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捏住了她坚挺的乳房。这一捏之下,更加使我相信姐姐已经在这里偷窥徐久了,因為她的乳头早已经变得坚硬,像是一粒饱满的枣子。姐姐在我一拉之下,身子顺势一软,便倒在了我的怀里,头向后仰,用发丝摩挲著我的脸庞。我的另一只手也掩在了她的胸前,一只手捻捏著她的一粒乳头,另一只手把她的乳房抓紧又松开,不时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动。一边又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好姐姐,小弟怎会忘了你呢?”边说,边用牙齿呲咬著她的耳垂。姐姐把脸微微的一侧,樱桃小嘴送了上来,叼住了我的下嘴唇,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傻弟弟,姐姐怎麼会不知道你的情意呢?我们是一家人嘛!”我借势含住她的樱唇,把舌尖伸了进去,刚刚跟妹妹的一番盘肠大战,早已让我口乾舌躁,现在仿佛找寻到了一方水源一般,我不禁猴急的吮吸著姐姐的香舌,品尝著她的津液。因為鸡巴还在战备阶段,我便把她推著靠在门上,抓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上身向下扯,想从她的后方进入。姐姐却轻呼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我,嗔怪道:“这麼急作甚麼?现把小妹抱到屋里去,也不怕对小妹的身体有损。姐姐回房里等你好了!”说著,她便自顾自回房去了。[br]  我伸手抓她没有抓住,想想姐姐说得也是,不禁挠挠头,笑著用手弹了一下自己的鸡巴,说道:“只好再委屈一下了”。然后,转身把依然昏迷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小妹抱起。把小妹送进自己的房里,找了被子给她盖上,我急忙跳著跑向姐姐的房间,房间的门虚掩著,一推门便走了进去。姐姐在床上面向内侧身躺著,睡裙却早已被她脱掉,浑身一丝不掛。肌肤白皙光洁,一条腿伸直著,另一条腿蜷曲著压在上面,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却不知道她现在的神情如何。我窃笑著,悄声走向姐姐的床边,待到近前,刚想要伸手去抓姐姐的肥白光润的美臀,姐姐却一个翻身,扯住我的手臂,把我扯翻在了床上。然后两手紧紧的抱住我,用唇在我的唇上亲吻著。我甩掉了自己的拖鞋,两手抱住姐姐,向床内翻滚,一边用舌尖挑逗著她的舌尖,不时用力吸进自己的口中。几个翻身之间,姐姐却一下压在了我身上,她一边热切的和我吻著,一边用手向下探去,抓住了我的鸡巴,鸡巴早已是严阵以待,粗大而坚硬。她坐直了身子,臀部上提,用手引导著鸡巴到了自己的桃源洞口,然后便猛地向下一坐。她的身子顿时向后一仰,急忙用两手反抓住了我的大腿,胸脯急剧的起伏著。我被她这突然的一坐,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感觉鸡巴一下便被一个温暖而儒湿的所在包裹住了,瞬间的舒爽,差点使我打了一个冷战狂喷而出。还好我吸气的及时,我不敢稍动,趁机平稳著自己的呼吸。一股衝动一阵阵的从下体衝击著我的头脑,使我想要一洩如注。我急忙偷偷的用手在自己的腿上拧了一把。我不由内心暗暗叫苦,不知道姐姐在哪里学会了这招,只好强忍著自己的衝动,一口气一口气的大力深呼吸著,两手抓住姐姐丰满的乳房,也顾不得怜香惜玉,只是一个劲的用力抓著。随著她身子的起伏,乳房被我扯的都变了形状。急切之间,却见姐姐一个用力坐了下来,身子一倒,趴在了我的胸前,嫣然一笑,喘息著说:“弟弟,我,我没有力气了”。我偷偷的松了一口气,笑道:“姐姐,你什麼时候这麼厉害了?”她用眼神一撩我,嗔道:“我看你还敢欺负我不?”我大叫冤枉,说:“我哪敢欺负姐姐啊?疼爱姐姐还怕不够呢!再说了,姐姐这麼厉害,我差点就守身不住了”。姐姐“哼”了一声道:“今天就饶了你,要不是我刚才站著看了半天没了力气,哼!”我哈哈笑道:“好啊!姐姐,终於承认你刚才偷看了吧!”姐姐一撇嘴:“承认又怎麼样?敢做不敢让人看吗?”我不敢再说什麼,两手抱住她的脊背,不时用指尖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滑动著。[br]  姐姐俯下头,微吐著粉红的舌尖,餵进了我的口中。我吸吮著她的舌头,也逐渐的缓过劲来。便抱著她,脚跟用力,屁股在床上颠动著,姐姐的身子随著我的动作颤动著,口中呜呜做声。我的手顺著她的肌肤滑落到她的屁股上,两手一把抓住一瓣,向两边掀开著,同时随著自己鸡巴抽插的动作,向下用力按著她的屁股。姐姐的嘴唇离开了我的唇,趴在我的耳边,一个劲的大喘著粗气,一个劲的叫著:“嗯……嗯……唔……”却是语不成声。我这样颠动了一会儿,感觉著用力不是很舒服,而且这个动作很是累人,便双手向上,扳住姐姐的肩膀,慢慢的坐了起来。姐姐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娇声说道:“好弟弟,带姐姐升天吧!”这样坐著的时候,感觉鸡巴像是被埋在了深渊里,著力不得的感觉,我颠动了几下屁股,姐姐只是浑身无力的掛在我的身上。我问她:“姐姐,这样你可以感觉到宝贝吗?”她有气无力的说道:“当然可以了,身体里进来这麼一个大东西,怎会没有感觉呢,不过不是那种强烈的感觉而已”。我又颠动了几下,感觉不是很过癮,姐姐一动不动,也和我搞不起配合来嘛。我用手扳住她的两条腿,伸直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自己用一只手撑床,另一只手抱著姐姐的身子,腿从她的臀下慢慢抽出,把她平放在了床上。我又把她的两腿向两边分开,手按著她的小腿直把腿压在了她的胸脯之上,两手按住她大腿的后侧,用力向两边分著,同时也向下固定著。这样,我可以尽兴,还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两个人接触部位的胜景。姐姐本来就很茂盛的阴毛在碾压之下,又经过淫水的浸润,显得愈加杂乱,色泽却是更加的乌黑发亮,上面还沾著许多白色的胶结物。鸡巴尽跟而没之后,两个人接触的地方便只见一片绒草,只是中间多了两片肥厚而娇嫩的阴唇,随著鸡巴的插进抽出,两片阴唇也是翻起翻落著。我把鸡巴缓缓抽出半截,细眼看著,前半端被紧紧的包裹在阴道之中,两片阴唇被撑开,内壁却是结合的严丝无缝,掀起的阴唇显得极為鲜嫩,禁不住让人垂涎欲滴。看的兴起,我伸手揽过她的大腿,毫不停歇的衝击著。姐姐的身子软瘫在床上,随著我的动作,身子被拉的上下滑动,胸前的两座山峰也即兴的跳个不停,就像是两只欢蹦乱跳的小兔子,只是姐姐却是没有力气大幅摆动了,她呻吟著,说道:“啊!好弟弟……还……还是你……厉害……姐……姐……好舒服!”我听著姐姐的鼓励,更是兴起,一个劲的虎插著,我自小妹身上下来,也彆了很久了。肉与肉“啪、啪”地发著相碰声,“噗赤、噗赤”淫水也不时地被搅动著。姐姐只是一个劲地“哼哼、啊啊”,媚劲十足的浪叫。我极力的抽插了几下,再也忍耐不住,向下一载,压在了她的身上,身子打著寒蝉,小腹一缩又猛力一放,便在姐姐的阴道深处狂喷而出。姐姐也是浑身乱颤,浪叫道:“啊!啊!弟弟……啊……太美……了……啊……好痛快……育……育……你……你真厉害……小穴……好美啊……啊……升天了!”说著,便两眼一翻,喘息仿佛都没有了气力。[br]  我紧紧的压著她,趴在她的身上,浑身的气力仿佛也随著那最后的一下被抽干了,再也不想动弹。良辰美景奈何天!该是好好睡觉的时刻了此后姐姐和小妹有时是单独找我过自己的屋里插穴,有时乾脆就一起挤在了我的大床上,被我一马双跨,我也尽情享受著这齐人之福。这天却接到哥哥的电话说他要去外地出差一段时间,让我有空就去家里陪陪嫂子,我跟姐姐和小妹一说,她们却大是不依,不让我离开她们的身边,可是我在陪她们嘻戏的时候,脑海里却不断浮现著嫂子水灵灵的面容,我的嫂子今年二十五岁,长得十分漂亮,一双翦水双瞳下是挺直的鼻梁,下面是一个娟秀的玲瓏鼻子,再加上一张细致小巧的嘴唇,真是说不出的诱人。其实自大哥结婚那天我对嫂子就一直有一种惊艳的感觉,时常还会在梦中把她当作淫乱的物件,就如现在我插著小妹的穴,却在想象著插嫂子小穴的场景。於是我乾脆给嫂子打电话让她住了过来,姐姐和小妹虽然有些不大开心,可是在我的花言巧语加上狂插猛抽下,也不得不认可了。嫂子住进来之后,我们大家在一起很是开心,其实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同代人,可是她们姐妹却故意和嫂子搭计程车火热,整天不让我碰她们,当著嫂子的面我也不敢太过放肆,心里只有暗暗彆气。看著嫂子每天在屋里进进出出,欲火一点点的吞噬著我。终於这一天有了机会,姐姐和小妹有事外出了,我在卧室里看书,听得嫂子下班进门,然后不久,浴室里传来放水声。我急忙轻轻走到浴室门前,透过一条事先挖好的小孔向里看。嫂子已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站立在室内,身材曲线优美至极,简直是多一分显肥,减一分便瘦。肌肤雪白,粉颈光洁,双峰浑圆而凸出,粉红色的乳头在白洁的乳房上色彩鲜明,就像两粒樱桃一般。她的臀部丰满而圆润,似葫芦般的倒置。那黑黝黝的阴毛覆写在那凸起的阴埠之上。嫂子伸手试了一下浴盆里的水,然后小心的伸腿跨进去,站在清澈的温水之中。她轻轻的将温水撩到自己光滑的小腹上,上下搓了搓,便顺势坐进浴缸里,她光洁雪白的身躯便整个被水浸泡住,只剩两只玉脚搁在浴缸边上。嫂子的腰向后仰,整个下身向后拉著。那阴部上的毛,往后一缩,然后又向前倒了过去,捣的阴户周围又是一阵凌乱不堪,不时还从阴道口都都的冒著小水泡。她的两片阴唇也受到双腿的一曲一直,不时的一开一合,煞是好看。嫂子大概觉得阴道内有些发痒,便用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拨开了大阴唇,当她的指尖触及到阴核时,她的感觉从痒而转成发酥,同时身子不由一个颤动。她却又继续把食指挤了一截进自己的阴道,然后轻轻的一转,阴户更加痒了,她不由上身倚著浴缸,头更向后仰,嘴里开始呻吟著“唔……唔……”手指慢慢的继续向自己的桃源洞内插进去。[br]  想来嫂子和哥哥也是新婚不久,刚刚晓得了性爱的美妙,现在却得独守空房,平日有我和姐妹陪她嘻笑,倒也不觉寂寞,可是身体终究还是有著渴望的,自己的手指一碰,便再也忍受不住。我在外面看的也是忍受不住了,鸡巴顶著自己的短裤,涨的发痛,我心急之下,“砰砰”的用手敲著门。这一下,可把正在洗澡的嫂子吓坏了,她急忙问:“是谁?”“我――是我――快――快开门。”“小弟?你要乾什麼?”“我――我的肚子――好痛,我――嫂子快开门啊!”“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洗好了。”“我不能等了――快啊!”我故意还加上了几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听得里面嫂子从浴盆里出来,水花溅淌在地上,然后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便见嫂子一边用毛巾围著自己的胸和大腿,一边把门开啟了说:“来,你快进来吧!”嫂子长发披肩,全身透著一股沐浴的芬芳和女人特有的味道,身上只是披著件紫罗兰的浴巾。她有著一双圆润修长的玉腿,身上裸露出的皮肤也是有如凝霜,手臂也是圆润而光洁,柔润无骨。嫂子嘴唇半抿著,两颊上还有一抹娇羞的殷红,显是还没从刚刚自慰的快感中平息下来,两眼还呈迷蒙状。我双手抱著肚子,慢慢走进去,嫂子急忙过来扶我,一边著急的问道:“小弟,你哪儿不舒服啊?”我满面通红,看起来确实是有急症的样子,其实只是刚才看的上火罢了,嫂子却怎地知道,她伸手一试我的额头,不由大吃一惊,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忙说:“嫂子,你去拿湿毛巾给我擦擦。”嫂子急忙松开我,走到浴池边,弯下腰去拧毛巾,这个时候,她的阴部却从浴巾的后侧露了出来,我完著身子,正好一览无遗。我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裤子,一根硬邦邦的鸡巴顿时跳了出来,此时已经涨的更大了。我见时机已经来临,立即站起身子,走到嫂子的背后,把浴巾向上一撩,把鸡巴对準了阴户口,猛地刺了进去。嫂子突然感觉后面有人攻击她,欲待回头,却感觉自己的阴户咬住了一截热乎乎而又硬邦邦的东西,她下意识的一摸,摸到了一根鸡巴正插在她的阴户里,不由大叫道:“小弟,你在乾什麼?快抽去你的东西。”“我不,不!”嫂子想要挣脱,却被我从后面抱的紧紧的,我用手扯下她身上的浴巾,一把丢在了地上。[br]  我双手一边使劲抱著嫂子的大腿内侧,一边从前面扒开了她的两片阴唇,使得自己的鸡巴可以更加舒畅的进入,然后用头顶著她的脊背,使她不得不弯下身子,把阴户朝著后面裸显,用鸡巴大力的衝刺著。因為我太过用力扒阴唇的缘故,害的嫂子不由哇哇大叫:“小……小弟……你……你轻一点……我……我的……小穴都快被你扒裂了……轻……轻一点……哎……哎哟……哎育……你……你那麼用力……要……要死……哎哟……”我也不理她的喊叫,拼命用力的插了进去,只听的“噗”的闷声一响,龟头不知顶到了一个什麼地方,柔柔的充满了弹性,应该就是她的花心了。嫂子被这下一顶,也不挣扎了,也不喊叫了,屁股却随著我的动作前后晃荡著,迎合著我的抽插。我把扒阴唇的手放开了,一手握著一个悬垂在空中的乳房,手指用力的揉弄了起来,身子压在她的脊背上,也不再大力抽插,只是把鸡巴插在阴道深处,左右的晃动著,不时还打上几个旋。嫂子想要把腰挺直,可是两腿之间夹著鸡巴感觉怪怪的,而且被我压的动弹不得,被我这麼顶了一下,又温柔的廝磨著阴道肉壁,不由的肉欲高涨,只想能被大鸡巴大力的插上几下,也不敢大力挣扎,只怕大鸡巴从自己的阴道逃出了,只有自己忍耐一下这种怪异的姿势了。嘴里却是一个劲的无力呻吟著。[br]  我一边蠕动著自己的臀部,抽送著鸡巴,一边用手把她的两个乳房扯著向下拉,直拉的嫂子乳房又麻又痛,却还有一种奇异的快感,她不禁甩动著头,有气无力的呻吟著“不……不要……”嫂子的双手支撑在浴池边,两腿极力的向两边分开,她的阴部从后面看去,阴唇倒向后面,阴道口被插的大大的撑开,随著鸡巴的插进抽出,淫水飞溅到我的睪丸上、大腿上,还向地上滴落著。睪丸被热滚滚的淫水刺激的往上直缩,好不舒爽!我不禁越插越有劲,越插越觉得兴奋。嫂子的屁股高高的撅起,被我从后面几乎次次正中花心,插的她直叫:“唔……唔……哦……哦……好……我……我的小穴……好……好痒哟……喔喔……嗯……小弟……你真会……真会插穴……好舒服……嗯……”嫂子的阴唇被我插的几乎整个翻了过去,我慢慢的用牙齿在她的背上呲咬著,不时还用牙齿叼住一块嫩肉,在牙齿间呲磨著。我这样做的时候,嫂子便一个劲的身体打著颤,屁股却是更加急速的迎合著我的动作,大幅的摆动著。我的性欲也越涨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