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表嫂
2019年8月20日
我坐在床沿,一直拨着电话,可是一直没有人接。表嫂就躺在背靠着床上看电视。表嫂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但是她十七岁就结婚,十八岁就生孩子了,所以她并不比我大几岁,再加上她挺会化妆挺会保养的,所以虽然生过两个孩子,看起来仍然像刚结婚不久的少妇一样。表嫂属于娇小型的,长的应该算是很标致的那种,身材很好,还有着漂亮的长发,化妆也比较浓,看上去真会有那么一种冲动。[br] 那年我18,刚到上海上大一,过年回到浙江的乡下。由于姑姑他们家和我家就隔着几栋房子,我父母不在家,姑姑又很疼会读书的孩子,所以经常到到他们家玩,有时候就在他们家睡。表哥是一个跑业务的人,经常的不在家中,那年过年都没有办法回来过年。表嫂则是一个标准家庭主妇。我跟表嫂也经常聊天,一起看电视,一起玩。[br]那天,是快过年了,我在表嫂的房间看完电视,就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我拨着电话,总是没有人接,表嫂就靠在床上看电视。突然,她伸手来挠我痒,我没有准备,猛的缩了一下。“你怕痒阿?”她问道。[br]其实我不怎么怕痒,只是没有准备而已。“不怕,我没有准备啊。”,我回答道。然后她又挠,这下不怕了。“我也都不怕痒,你挠挠看。”说着把手举起来,腋窝露着让我挠。我有点犹豫,但平常都是很熟,也没有想太多就挠了。果然她也一点也不怕痒。[br]“别的女的都说腿上的肉有点松,我的腿的肉不会松。你摸摸看。”说着就把被子惞了起来。虽然是冬天,表嫂都穿冬裙和丝袜,大腿就露在外面。我也就伸手去摸了一下。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想的太多,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是有动机的引诱,而且也只是摸大腿的下半段。“我把袜子脱了吧。”她说。[br]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我开始意识到不一样了。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表嫂已经把裙子翻了起来,袜子是连裤袜。她抬起臀,张开腿,要脱袜子了。袜子是透明的,这时,我看到袜子底下的白色花边内裤,以及微微凸起的阴阜,我忍不住的伸手按了过去。就在我的手接触表嫂阴阜的一霎那,她突然全身震动了一下,嘴里娇嘀嘀说了什么,很兴奋,两腿猛地一夹,然后又慢慢的张开。我的手按住小丘,向下滑动并揉着。表嫂扭动着身子,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连裤袜都没有力气脱了。隔着裤袜和内裤没有揉几下表嫂好像就已经很受用了,双腿忽张忽和,身体不停的扭动着,迎合着我的揉搓。这时,我的手顺着小腹往上摸,摸到内裤的边沿,进入,然后往下探索。表嫂顺势脱去了裤袜,就剩下白色的内裤,中间已经湿了一小块了。我的手摸到密密的阴毛,继续往下探索。那里已经蜜汁横流了,我的手指很轻易的就进入到她的体内。说实话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怎么样抚摩女孩子,就知道在那湿湿的草地上和深穴里不停的揉搓着,不停的进进出出。表嫂很兴奋,张大着嘴,但是不敢叫,因为楼下还有人,还有说话的声音。就这样伸到她的蜜洞里揉搓着,一阵阵的酥麻令表嫂几近迷失了方向,拼力的扭动身体,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她是如此热切地渴望我马上填充她,占有她。[br]“下面还有人。”我停止了动作,准备抽手出来。但是表嫂赶紧抓住我的手,一种无法忍受的空虚令表嫂全然放下了矜持,媚声道:说,“不要停,再弄吧。”这时我的小弟已经涨地很了。但是碍于随时都可能有人上来,也只好忍住,继续揉搓那淫荡的蜜穴。表嫂主动的伸手隔着裤子抓住我的坚挺无比的小弟,拉下拉链,要往外掏。我就帮她把他拿了出来。表嫂一手握着小弟,一手撑在床上,贪婪的吮吸着我的小弟,一阵阵酥软的感觉从小弟的尖端一直传递到全身。表嫂的舌功很好,而且很激动,几近疯狂。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由于楼下还有好多人,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做更深入的交流,只好收起小弟,深吻了表嫂,然后下楼去了。离去的时候,表嫂很舍不得,她叫我下次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再搞。[br]第二天,我又来到表嫂家,姑夫我就在他家睡,他们家挺大的,我也就很乐意的答应了。家里剩下伯伯,伯母,表嫂,还有就是小孩了。姑父和姑母有一年的账要清算。晚上孩子们很早就睡了,姑姑,姑母在他们的房里好像在算什么账,我就在表嫂房间看电视。等是关着的,我们并没有心思开什么电视。当然,我们又纠缠在一起了,表嫂干脆脱去了内裤,我的手伸进被子里,肆无忌惮的在那欲汁横流的蜜穴里进进出出。我也掏出小弟让表嫂替我服务。表嫂房间的门和姑母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着的,姑夫如果走过来只要三秒时间。所以,我们还是和前一天一样,不过太过火,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没隔一小会还有把小弟收起来,转到姑姑房间,说上几句,喝点茶,吃上一点水果,然后又转到表嫂的房间继续疯狂。[br] 很晚姑夫姑姑都没有睡,我那天和朋友玩了一天,很累,所以就先睡下了,而我的房间就在表嫂的隔壁。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摇醒了,我知道那是表嫂,她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间里,翻开我的被子就往里钻。我一把抱住她,吻住她的双唇,侧身压到她的身上。但是该死的床板一直响。夜很静,伯伯伯母恐怕会听到,表嫂有点害怕,赶快不敢再动了,她担心姑夫姑姑会不会听到。她说不行,然后就下床,赶忙回她的房间去。走的很匆忙,黑暗中不知道脚踢到什么东西,很大声,估计她也会很疼,但是她不敢作声,赶忙回她的房间去了。[br] 姑夫和姑母都是信佛的,过完年,姑母又要去普陀烧香了,姑父当然陪她一起去了。那天早上他们走后,孩子们都跑出去玩了。我偷偷的遛到楼上,冬天很冷,表嫂还躲在被窝里。她看到我很兴奋,几近疯狂的抱住了我,狂吻我。我也期待了很久了,一只手直接就探向最敏感的部位,重重的揉搓着。很快表嫂已经有强烈的感觉了。我撩起她的短裙,连裤袜带内裤一块扒了下来,把头埋入她的大腿根部,嘴直接就贴上去。[br] 那里已经有很多蜜汁了,有股女人特有的味道。表嫂要塞遭到突然袭击,全身蓦地膨紧,她似乎有些受不了的样子,轻轻地躺着在喘气。表嫂天生是做爱的料,没两下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叫我赶紧去填充她。楼下的门是开着的,虽然没有人在家,但是邻居们也经常来,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于是我解开皮带,褪下长裤及内裤,早已经硬的发疼的小弟一下子弹了出来,我将龟头顶进花蕊前端,毫不犹豫的插入表嫂流满蜜汁的淫穴。要知道,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我的处男之身就是这样的献给了淫荡的表嫂的。表嫂不停扭动着,迎合着我的抽插,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呻吟。表嫂第一次跟我这样云雨,我还没有抽动几下,快感似乎已经传递到了她的全身,她颤抖着,双手抱住我的臀部,往里啦,双腿不自觉的绷的紧紧的,伴随着我的进攻,配合着节拍,呻吟着似乎已经休克了过去。[br] 表嫂生过两个孩子,阴道并不紧,但是这么双腿紧夹着,让我感到这个小弟都在她的紧压之下,在这个压力下,我们没有姿势的变换,不停的抽插着。表嫂更加兴奋难当,嘴里已经忍不住的叫出来了,指甲都已经掐进我的肉里。听到她淫荡的叫声,正在她体内做活塞运动的小弟感到一阵酥麻,我一阵加速抽插,表嫂又是一阵浪叫,于是我一挺腰,龟头一阵酸麻,顶着表嫂的子宫,脑子一阵昏沉,全身一抖,阳精一松,冲向你的花心。终於火山爆发似的把我第一次浓浓的精液一下子全射进表嫂的身体深处。表嫂的阴道触电般的抽动着,吮吸着,仿佛要吸干我的每一滴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