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女老总的暧昧生活》(全本)作者:梁不凡

当前是第 93

2018年12月8日
,肩膀上突然传来一阵大力,狠狠地将自己朝后面拉去,他的身体飞了起来,然后啪地一声跌倒在地上。   一只白嫩的玉足狠狠地踩在自己的胸膛上,力道大的差点让沈继文给背过气去。   沈继文仔细一看,将她踩在地上的除了荆静还有谁,对方现在是披着床单,不过,从他这个位置却正好看见了对方双腿之间那神秘花园的风景,能清楚的看到,此时微微有点肿胀。   荆静看到对方那猥琐的目光,就忍不住的一阵恼怒,柳叶眉倒竖,凤目含煞,眼角上还挂着两滴眼泪,看那样子恨不得将脚下踩着的家伙给活生生的撕碎了。   当即,脚尖一挑,将沈继文给挑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床上。   “原来你这是还没要够啊!放过我吧!”   沈继文很是无辜地喊着。   荆静听了这句话之后,气的浑身都在哆嗦,尖声道:“竟敢辱我清白,我今天要杀了你!”   她顺手抄起挂在墙上的一把剑,顺势抽出来,嗤地一声,直接朝着沈继文刺了过去。   沈继文只感觉眼前寒光一片,然后,脖子上传来一阵凉意,急忙喊叫道:“你不能杀我!”   荆静一把楸住对方的衣领,因为激动,她的身体仍然在微微地颤抖着。   “你侮辱了我的清白之躯,我还能留你在世上么?换做是你,你会吗?”   她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声音陡然变得尖利起来,像是一头发怒母狮子一样,欲一口将沈继文给吞下去。   沈继文很想告诉她:刚才明明是你逼我强暴你的么!   但是,他清楚这样的话如果说出口,那自己真就离着死不远了。   当即,赶紧道:“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现在杀了我,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治你的病了,你仔细想想吧。”   荆静听了这句话之后,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她知道对方说的都是真的,就在刚才她跃起抓住沈继文的时候,已经明显的感觉出,体内的阴煞寒气虽然比以前又减少了一些,但是仍旧存在。   而这也证实了,刚才沈继文针灸没有糊弄自己,她身为武术高手,自然知道人体各处穴位的作用,那中极穴的确有能刺激人体欲望的功能,不过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忍耐住,但是没想会是这样的结果。   自己最为珍贵的贞操,却是被这个混蛋给夺走了,一想到这里,荆静的心中就会燃烧其熊熊怒火。   良久,才松开手上的剑。 第305章床头打架床位和嘛   自己最为珍贵的贞操,却是被这个混蛋给夺走了,一想到这里,荆静的心中就会燃烧其熊熊怒火。   良久,才松开手上的剑。   沈继文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对方的剑给挪开,然后滑下床来,赶紧朝着房门溜去,趁对方决定放过自己,还不走再多说废话的话那是傻子。   “你给我站住!”   荆静冷声喝道。   沈继文立刻站住,缓缓转过身来,一脸愧色地道:“这、这、这刚才纯属是个误会,我、这,当时你”荆静却是不听他的解释,一脸煞气地走过来,一字一顿地道:“当你给我治完病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   荆静能感觉出来,只要在扎四次针的话,体内的阴煞寒气,就能彻底驱除,到时候,她会想出一万种手段来,让沈继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继文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转身打开门,便走了出去,开车离开。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后面还跟着一辆车红色的甲壳虫,从反光镜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车里面坐着的正是荆静。   还真没想到这看上去冷傲的女人,还会开这种小巧洋气的车。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儿,自己的车开到哪里,对方就跟到哪里,就像是一条幽灵一样,如影随形。   包括途中,沈继文上了一个厕所,对方就在男厕所门前等着,一直到他从厕所里面出来,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喂,你看那哥们儿好大的魅力,走到哪儿,那美若天仙的妞儿都屁颠屁颠地跟着。”   “不过,看那妞儿一脸幽怨的样子,八成是这哥们儿推到了人家,转过头来又把她给抛弃了吧,看样子像,唉,禽兽啊~~”大街上,两个青年站在报刊亭前议论着。   声音虽小,却被沈继文给听到了,心中那个冤枉啊,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荆静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肃杀的眼神盯着二人,看得二人心中直发毛,战战兢兢,赶紧识趣地闭嘴。   荆静这才转身离去。   终于沈继文忍不住了,转过身来道:“大姐,求求你了,别再跟着我了行不,我答应了不逃跑就一定不会逃的。”   沈继文哀求道。   “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相信么?”   荆静满腔的怒火已经化为冷冷的寒意,如果这种寒意能够冰冻天地的话,沈继文恐怕早就被冻死一百次了。   “那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啊?”   沈继文摊开双手道。   两人在大街上争论起来,一个情绪激愤,另外一个面有愧色。   这个时侯,有个挎着篮子的老太太走了过来,拍拍沈继文的肩膀道:“小伙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媳妇儿的事情了,赶紧过去安慰一下人家,男人么,就应该大度一点。”   然后,老太太又转过身来,对荆静道:“闺女,我看这小伙子长得忠厚善良,即便是偶尔糊涂做了错事,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不是有句俗话么,叫做,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合!好好说说,生活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老太太煞有介事地又叮嘱了几句,这才颤巍巍地走了。   沈继文还好说,荆静差点没被气晕过去,就这样的色狼,还敢称‘忠厚善良’,而且最让她无语的时候,这老太太显然是将两人当做了两口子,如果换做刚才报刊亭的那两个小子,荆静早就出手教训了,但是这么个老人,而其又是好意,她是不可能出手的。   “是啊,刚才那老人家说的对,生活嘛,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沈继文借用对方的话道。   荆静俏脸布满了寒意,冷笑道:“还用不着你这个将死之人来安慰我。走吧,你已经没几天的活头儿了,该干什么就赶紧干吧。”   沈继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如果让李贝贝还有席子仪看见,这还真是个天大的麻烦。   不过,目前来讲,自己并没有能力摆脱此人,但他也清楚的很,自己一日不将对方的病治好,就会多活一天。   想到这里,他就权当后面没有人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所以,他先去了一趟银行,刷卡一看,席子仪给自己的六个亿已经到账。   如此一来,沈继文剩下的事情就是前往栖凤市,跟周兴达谈转让的事情了。   给李贝贝还有席子仪分别打了个电话,说是自己要去栖凤市,直接出发了,就不回去了。   交代完这一切之后,才挂断电话。   实际上,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不敢回去,身后跟着个女暴龙他哪里还敢回去啊。   直接开车去了栖凤市。   而荆静一直在后面跟着,中途在上高速公路之前,经过一片树林子,沈继文突然嘎地一声刹住车,然后打开门跳下车,飞速地朝着顺林里面跑过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   荆静也跟着赶紧刹车,纵身跳下去追了上去。   不过,前后不到三分钟的功夫,她又红着脸退了出来。   原来,刚才在进去的时候,居然冷不丁地看到了沈继文正在撒尿,沈继文万万没想自己撒尿对方也不放过,当即感到一阵恼火,转过身来,道:“我连撒尿你也要跟着啊,我真是服了你了。”   不过,因为他开车的时间太长了,血液压迫膀胱,让他的身下傲然而立起来,这一转身竟然忘了这茬儿,当即被荆静看了个正着。   荆静看着沈继文下身那跃跃欲试的物事,当即俏脸绯红,脑海当中立刻回想起来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来,就是这庞然大物在自己体内纵横驰骋,心中又羞又怒,刚要上前一步将对方的卵蛋给踢爆。   沈继文岂能不明白她的意图,吓得急忙提上裤子,双手抱在腿之间。   荆静一想到反正自己迟早要杀了对方,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而其万一现在将他弄残,在没有精力给自己治病,那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里,她便退了出来。 第306章车祸   荆静一想到反正自己迟早要杀了对方,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而其万一现在将他弄残,在没有精力给自己治病,那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里,她便退了出来。   荆静回到车上继续等着沈继文,反正以她的身手也不担心对方会逃跑,不一会儿的功夫,沈继文就从小树林后面悠哉游哉地出来了。   继续开车往前走去,一直过了收费口,朝着栖凤市的方向开去。   荆静则是跟在后面,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间了,时值寒冬,天空阴沉了下来,西北风吹着高速公路两旁光秃秃的树梢,嗖嗖地发出尖利的啸叫声。   天空突然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花,索索地落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沈继文打开雨刷,来回摇摆不停地刷着,同时也将速度降慢了下来。   而高速公路上所有车的速度都跟降慢了下来。   不过,这雪是越下越大了,沿途之上,沈继文看见了好几辆车追尾的,其中一个最为严重的情况是一辆面包车被一辆大货车追尾,直接撞在了前面的一辆越野车上,四米左右的面包车直接被压缩的不到半米了,可想而知里面的人是何种血肉模糊的情景。   沈继文赶紧掏出电话拨打了110,如果不是在告诉的话,他都想着下车上前帮忙,但此时下车,无疑会造成更多的车祸。   一路行来,触目惊心的车祸看到的太多了,沈继文小心在小心,同时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反光镜,只见后面的荆静仍然紧紧地跟着自己。   不由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不是去栖凤市,而是寻找最近的出口离开高速公路。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终于看见了路边出口指示牌,标明在前面五百米的地方有个出口。   而聚集在此处的车子也是相当的多,看来大家都想着从这个出口离开高速公路。   而这个时侯,已经看见有烁着警灯的警车出现在高速公路上,驶向事故发生地。   沈继文慢慢地排队跟在后面,一点点地朝着出口开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嘭!”   旁边传来一声碰撞声,在旁边车道上,又有两辆车追尾了,是一辆重型卡车,因为视线受阻,直接撞在前面一辆北京现代伊兰特上,直接将车给撞得变了形。   沈继文见状急忙将车停靠在路边,打开车门朝着北京现代小跑过去。   至于前面面包车车祸之所以没有停车,是因为那个时侯,还没有紧接这个高速公路出口,车速还是很快的,一旦他停车的话,后面就有追尾的可能。   但是到了这里,大家行驶的都非常的慢,将车停在路边,如果不是遇见刹车失灵之类的特殊情况,基本不会出事。   当沈继文来到伊兰特旁边的时候,发现车里面总共坐着两个青年,一男一女,好像是两口子。   男的已经昏了过去,头上开了一个大口子,不停地流着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的,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懵了。   这个时侯,周围已经有一些司机下车了,大家尝试着打开车门,想着将坐在伊兰特车上的人给拉出来。   这里的气温很低,必须尽快将两人给拉出来,如果在耽误片刻的话,冻死在车里面也说不定。   但是,因为伊兰特两侧车门子已经被撞的凹陷了进去,所以,想要将两人给救出来唯一的办法是先将门子给纠正过来。   但是,众人用尽浑身力量,想尽各种办法也无法将这车门子给打开,甚至有的还从上拿来了方向盘锁,想将门子给撬开,但是都无济于事。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沈继文分开人群,走上前去,道:“让我来试试。”   “我们两个人都撬不开,你自己行么?”   旁边一个喘着粗气的健壮男子道,他就是开重型卡车的,见追尾之后,是最着急救人,毕竟万一出现事故的话,他的责任就会更大。   沈继文没有说话,暗暗提起一口真气遍布在双手上,然后紧紧抓住车门子,一脚蹬在车的前轮胎上借力,手掌上青筋暴起,然后见这车门子一点点的被拉开了。   人群当中发出一声欢呼声,等到将车门子完全拉开的时候,早已经有人进去将里面坐着的两人给拖了出来,恰好此时,救护车也已经到了。   显然是刚才不知道谁打了急救电话。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地将两人抬了上去。   “谢谢,谢谢大家。谢谢你兄弟!”   那女的大脑现在才恢复过来,不停地对着周围的人致谢,尤其是对沈继文。   救护车前脚刚走,后脚警车就到了,开始调查重型卡车司机。   沈继文见救人的工作已经完成,便悄悄地走回车上,发动汽车继续跟在车流后面朝着出口的方向驶去。   而后面的荆静开的也是小心翼翼,亲眼目睹了这许多起车祸,她纵然本领在高,也只不过是血肉之躯,在车祸面前也是很脆弱。   不过,当她在看向前方的时候,冰冷的眼神当中多了一丝疑惑,在她心中沈继文就是一头不折不扣的色狼,今天能主动下车救人,却是大大出乎她的预料。   终于到了出口,沈继文随着车流算是平安开了出去,谁知刚刚松了一口气,一道庞大的黑影就从他眼角处掠过,急忙回头一看,是一辆拉土方的工程车,车上的司机拼命地呼喊着什么,虽然西北风怒号,但是沈继文仍然能够依稀听清楚,刹车失灵这几个字眼。   但是已经完了,工程车像是一头出笼猛兽一样,轰地一声撞在了荆静的甲壳虫车上。   小小的甲壳虫车,翻了几个跟头,最终狠狠地撞在旁边的一堵墙上,更重要的是,油箱开始漏油,刺鼻的汽油味儿顿时弥漫在空气当中,汽车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而里面的荆静如果不赶紧出来的话,必死无疑。   这个时侯,一条黑影如同闪电一般,迅速掠向甲壳虫车,正是沈继文。   沈继文冲上前去一看,荆静嘴角挂着一串血,等她看到沈继文来了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沈继文一拳将车玻璃给打碎了,然后,抱着荆静就欲将对方从车里拖出来,却不曾想,对方的脚被卡在车子里面了,怎么都弄不出来。   眼见汽车就就要爆炸,沈继文没有办法,赶紧将头探进车子里面,伸进手去,将对方的高跟鞋子给拖了。   这才把荆静给拖了出来,抱起来赶紧跑,刚刚跑出三四米,就听后面嘭第一声巨响,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浪将沈继文推向前方,与此同时,他的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不过在落地的同时,他用身躯挡住了荆静,避免不让对方受伤。   顾得到后背钻心的疼,赶紧抱起对方朝着自己的车子跑去,打开副驾驶座车门,将对方放进车子里面,然后开车前方不远处的一家医院驶去。   在以前沈继文经过这里的时候,就看见在这个出口前方一里远的地方是个小镇,而且镇医院那大大的红十字就是最为醒目的建筑标志。   仅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就进入医院,赶紧将荆静送入急诊室,早就有护士迎接了上来。   看他们这准备充足的样子,看来预料到今天大雪天会有不少遭车祸的人住院。   然后,沈继文这才去挂号,将这一切都忙完之后,这才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休息。   恰巧遇见了刚才被他从伊兰特车上救下来的小两口当中的女的,女的看上去三十来岁。   一下子就认出来沈继文来,高兴地道:“兄弟,刚才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们恐怕早就被冻死了,真没想到去表哥家的路上会遇见这样的倒霉事。对了,我叫张丽。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哎,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朋友受伤了么?”   张丽只是脸上擦破了点皮,不过现在已经包扎好了。   沈继文点点头,道:“嗯,一个朋友受伤了,我这是送她来医院。”   沈继文心中却是苦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如果荆静醒来的话,自己说不定还是难逃一死。   但是,说来也怪了,在刚才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竟然没有闲心思去想这些,等将人救出来之后,心中这才升起这许多的杂念来。   “哦,没事。我在这里有熟人,我这就给你安排一下,找个最好的大夫来给你的朋友医治。”   说完,张丽就掏出电话,拨了一个熟悉的,然后打了过去。   “赵院长么,我是张丽,我还有个朋友受伤了,你赶紧再安排个医生过来。”   张丽淡淡地说完,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看来,她家里面也是多少有点毕竟,否则语气不会这么淡然。   果然,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大夫就走进了刚才送荆静进去的那间急诊室。   对方自然看到了坐在长椅上的荆静,对她点头很是讨好地笑了笑。   张丽也是点点头,算是还礼了。   不过,在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又出来了。   问道:“谁是荆静的家属?”   沈继文赶紧起身上前问道:“我是。她现在怎么样了?” 第307章一间房?   果然,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大夫就走进了刚才送荆静进去的那间急诊室。   不过,在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又出来了。   问道:“谁是荆静的家属?”   沈继文赶紧起身上前问道:“我是。她现在怎么样了?”   白大褂看了沈继文一眼,道:“放心吧,你爱人只不过是晕厥过去了而已,没有什么大碍,我给她开了点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沈继文也懒得跟对方去解释两人之间的关系,只要对方没事就好了。   然后,荆静就在护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除了脸色有点苍白,跟腿有点瘸之外,她一切都很正常。   不过,她在出来的时候,却是看也没看沈继文一眼,接过护士手中的药,说了声谢谢,然后独自朝着门外走去。   “怎么,跟你媳妇儿吵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可要看好啊,别被人给拐跑了。”   张丽取笑地眼神看着沈继文,道:“出了医院往前走有一家宾馆,晚上也走不了了,去那里过夜吧。”   沈继文冲她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也抬腿走了出去,不过在离开之前,跟张丽互换了电话号码,算是交了一个朋友。   而此时,给张丽主治的那个医生也已经出来了,说是他的男朋友也没事了,张丽这才放下心来,沈继文也对她友好地点了点头,表示祝贺。   然后,便朝着对方所说的那个宾馆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行来,大街上一个人没有,这冰天雪地的没有人会傻得出来挨冻,沈继文通过道路两旁的一些门头牌匾才知道这小镇叫做华西镇,在街道上的两侧都是些低矮的平房,走了大约五百米的时候,果然见到了张丽所说的宾馆,叫做华西镇宾馆。   沈继文推开门走了进去,却见到荆静正在前台不知道跟这里的服务人员说什么。   只听前台接待道:“对不起这位女士,真的不行,我们这里有规定没有身份证的话,一律不准入住,因为我们这里的客人入住信息都是跟公安系统联网的,一旦查出来的话,我们无法交代。真是抱歉!”   “可是,这大雪天里,你让我去哪里找地方住。而其我的车刚才爆炸了,身份证之类的证件全都遗失在车里。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荆静哀求道。   “真是对不起,要不您去附近的农家院租房子住吧,那里有很多出租房。不过,如果有人用身份证给你做担保的话,也可以在这里入住。”   前台接待一看荆静的气质就知道是社会的上层人物,根本就不会去住低矮的农家小平房,所以才建议道。   “这”荆静一脸的为难,人生地不熟的,让自己去哪里找人借身份证抵押作担保啊。   “用我的吧!”   这个时候,沈继文从钱包里面将自己的身份证逃出来,递给前台接待小姐。   而荆静一下子将脸转了过去,目前为止,她还不想看这个男人,虽然他刚才救了自己一命。   “好的,我这就给两位登记。”   前台接待的小姐,每天都会接触大量的客人,自然从两人的表情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做好了等级,对方将一张房卡交给沈继文,微笑着道:“这是二位的房间卡,4022!”   “什么?我们两个住一间房?”   荆静转过身来问道。   “是的,你的情况,只能跟这位先生住一间房。”   接待小姐微笑着道。   沈继文扬了扬手中的房卡,对了荆静摆了摆头,那意思是赶紧走吧。   荆静撇了撇嘴,她十二万分的不想去,但是没有办法,总比住在那些农家院里面强,而且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如果自己离开的话,她又担心沈继文会借此机会逃跑。   不过,刚才之所以没有一路监视着对方来到宾馆,那是因为她在医院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张丽说的在这小镇上只有这一家宾馆,沈继文是肯定会来这里的。   两人走到4022房间,沈继文将房卡放在门口感应器上,只听滴的一声响,然后打开房门走进房间里面,房间里面很是整洁,有一张大床,电视,空调,还有床头柜等。   不过,在这之前,沈继文就憋了一泼尿,在医院的时候,忘了上了,所以一进房间,他就开始解腰带。   “干什么?”   荆静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报告领导,我内急,去趟洗手间。”   沈继文举起身来道。   一听说对方上厕所,荆静脑海当中就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刚才在小树林里面的情景,那昂然而立的物事,给她造成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当即转过头去,嘴里面蹦出一个字:“滚!”   沈继文却早已经一头扎进了洗手间里面,过了一会儿,这才出来。   荆静因为刚才受到了惊吓,有些累,准备冲个澡就睡觉。   见沈继文出来之后,她便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从里面反锁上门,这才开始脱去衣服洗澡。   而沈继文则是打开电视,开始看电视,这里还是京都市的地界,所以,沈继文特地留意了一下,京都市电视台,果然见有报道说是从京都市通往栖凤市的高速公路上,出现了多起连环车祸,此时,高速公路已经封了。   又看了几个电视台,除了广告还是广告,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钟了,冬天的这个时侯,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沈继文忽然感到肚子饿了,便从床头挂着的宾馆手册当中查到了前台服务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让对方送两份晚餐上来,每份的价格在一百块钱左右。   毕竟,今天下午是连惊带吓的,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感到很累,应该吃点好的东西,补补身体,何况冬天,本来就是进补的季节。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响起了敲门声,沈继文起身打开门,宾馆里面的男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将香气四溢的菜一一摆放在床头柜上,有爆炒龙虾,辣炒海瓜子,还有两个小瓷罐子,上面写着三个字,佛跳墙,这是沈继文刚才特地叮嘱做的。   这佛跳墙乃是一道名菜,由海参、鲍鱼、鱼肚、萝卜球、鱼唇、蹄筋等多种大补高档原料烹制而成,始于道光年间,以味道鲜美文明海内外,当时有一位摘得榜首的状元,题诗称赞: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故而命名佛跳墙。   服务生将菜一一摆好之后,洗手间的门也打开了,浑身紧紧包裹在浴巾里面荆静走了出来。   那服务生看到如此天仙美女之后,愣了一下,然后怪异地看了沈继文一眼,附耳过去道:“老板,我这里有金枪不倒油,保你在床上生龙活虎,大展男人雄风。”   很显然,这人是接着给客人推销保健品的同时,来赚点外快。   见沈继文不感兴趣,又接着道:“还有迷情苍蝇水,给你那位抹上一点,嘿嘿肯定比吃了春药还厉害,有的折腾一晚上这药效还不散呢。”   这服务生说的是有声有色,不用说这家伙肯定是用过。   沈继文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同情地眼神看着服务生,看的对方有点纳闷儿,还以为对自己说的这些都不感兴趣,当即一拍脑门儿道:“我知道了,你喜欢用道具,那就来个龙跳蛋吧,大力震动起来,也是让女人欲仙欲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后背有异,回过头来一看,我地那个天呢,只见那貌若天仙的美女正举着一把椅子,怒目相向,准备砸自己呢,吓得这服务生一屁股跌倒在地,起来之后抱头鼠窜。   “卑鄙,下流!”   荆静嘭地一声关上房门,声音大的将墙壁都震得瑟瑟发抖。   沈继文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刚才没有接言,否则遭殃的就是自己了。   “过来一起吃饭吧。”   沈继文招呼道。   荆静也确实感到饿了,便拿起椅子坐了过去,先喝了一碗紫菜蛋花汤,然后就开始用勺子舀着佛跳墙吃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这一小瓷罐子佛跳墙吃的见底了。   “今天谢谢你救了我。”   荆静剥开龙虾皮,将里面一大块鲜美的肉夹在沈继文的面前,后者以为这是在做梦,在他印象当中,这还是对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跟他说话。   沈继文一时之间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笑着道:“小事一桩,不用这么客气。”   “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杀你,我劝你不要逃了,好好的过完余生吧。”   很显然,对方认为沈继文是在逃跑。   沈继文耸耸肩膀,他当初就对方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以此来让对方放过自己,要是那样的话就不救了,当即便笑着道:“我没有想着要逃,只是去栖凤市办点事情而已。”   荆静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上床休息去了,她心中竟然不自然地想到了荆氏族规。